#Metoo 进入编剧室,这个创意的发源地对表达有了忌惮

时间:2018-01-13 05:17:41

编剧室是一部美剧创意诞生的地方。这里的地方相比其他工作场合的特殊之处不仅在于会漫天飞舞天马行空的点子,还在于生产创意过程中一些大尺度的言语被允许,编剧们的畅所欲言或者插科打诨都被视作是产生创意的一个环节,这其中包含了大量在其他场合听上去不合适的言词,比如与性相关的玩笑或者扭曲的构想。

好莱坞性骚扰风波以及 #Metoo 的行动,让编剧室的氛围和里面编剧的处境变得微妙了起来。虽然它仍然是一个鼓励创意的地方,但是在该不该说话以及该怎么说话这些事情上,编剧们可能会三思而后行了。

“理论上,编剧室一直都是一个安全的地方,这里可以让人们谈论他们最扭曲的想法,”美剧《杰西驾到》的主创 Liz Meriwether 在接受《好莱坞报道者》采访时说。“这里应当是一个允许人们偶尔越界的地方,只要你心怀敬意,不过现在你要开始自我审查了:‘这个笑话我可能不能讲’。”

《崩溃人生》的执行制片人贾德·阿帕图对《综艺》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说不记得有在编剧室里听到人们询问“这个玩笑是不是得体”或者“有没有人被冒犯到了”这样的问题,“不过这些问题以后可能会要问了。”

这并不是编剧室氛围第一次被拿出来讨论。在《老友记》拍摄期间,曾发生过一起沸沸扬扬的法律案件。一名在剧组工作过的女编剧 Amaani Lyle 把剧组告上了法庭,因为她受到了编剧室内“粗俗下流”言语的困扰。

根据她的指控,编剧们会肆无忌惮地谈论自己是如何享受与啦啦队队员发生性关系、如何幻想与 Monica 以及 Rachel 的演员发生性关系、开玩笑说 Ross 扮演者大卫·休默是同性恋等。

最终加州最高法院驳回了 Amaani Lyle 的指控。法官在判决中强调,《老友记》的制作发生在一个需要创意的地方,它的重点是为一部面向成年人、主题中包含性元素的喜剧写出剧本。根据另外一位女编剧回忆,在判决出来的这一年,她在加入《老友记》剧组前被要求签署一份协议,表明她理解在创意生产过程中可能会遇到对创意有帮助却带有冒犯性的言语。

受到过去数个月发生在好莱坞一些列性骚扰消息的影响,这个由男性主导的空间会强调更多的界限。有的界限是很清晰的,比如不可以具体针对某一个人——这也是加州最高法院驳回案件的一个原因,编剧们并没有针对 Amaani Lyle,但多数情况下,界限还是很模糊:并没有明确的规定来确定编剧室内什么样的话可以说,什么不可以,天马行空的言语是否帮助形成了最终的创意或者多大程度上与之有关也很难界定。

“当你试图激发创意的时候,你潜意识在解锁内心,而如果你要求一群人坐在一起天马行空地出主意,势必会有很多奇奇怪怪的话冒出来,”贾德·阿帕图说。“期待人们这样洋洋洒洒的话,场面一定不会好看。那么边界在哪里呢?这是个好问题,这里也应该存在一定的边界。”


题图来自:豆瓣电影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