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演员大兵为何从电视上消失了?

时间:2017-03-23 23:40:12

大兵,本名任军。1968年11月8日出生于湖南省长沙市,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音乐系。相声表演艺术家、节目主持人,师承于相声泰斗李金斗。现为湖南省话剧团副团长、湖南曲艺家协会主席。   早年经历   1968年11月8日,出生于湖南省长沙市妇幼保健院,自幼患有小儿多动症。   1980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长沙市砚瓦池小学,并考入长沙市第一中学。   1984年,参加长沙市一中举行了一场元旦文艺汇演,表演单口相声《学说普通话》,获得一等奖。   1986年,高中毕业。考入湖南师大艺术系。   1991年至1993年,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80305部队政治部演出队工作,多次获奖。   1993年,复员回长沙市,应聘于长沙人民广播电台(星沙之声)   1994年,自动解聘,待业。   知情人士披露奇志大兵分手内幕 武汉演出前,奇志、徐文在化妆间里进行最后一遍彩排 大兵的新天地--大兵和赵卫国在武汉的歌厅演出   当黄金搭档奇志、大兵黯然宣布分手时,长沙观众一片惊讶;当奇志挑中徐文作为新搭档时,长沙观众再次一片惊讶。对于其中究竟,奇志不愿意说,大兵不愿意说,徐文还是不愿意说。   记者近日采访了奇志、大兵、徐文以及他们身边的许多知情人士,获悉了诸多鲜为人知的内幕   (一)奇志大兵可能分道扬镳早已是圈内公开的秘密。3年前,一次本应非常平常的艺术讨论却为这对师徒日后的分手埋下了伏笔。   2003年2月初,当本报第一时间报道了奇志、大兵正式分手的消息后,许多读者朋友都不愿意相信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是真的,纷纷打电话到本报求证。但圈内人士对此却并不感到那么突然。一位熟悉其中内幕的相声演员说,他们分手只是时间的问题。在2003年湖南卫视元宵节相声专场晚会举办之前,就有业内人士提醒记者:多拍些奇志、大兵的照片,这也许是他们俩最后一次以搭档身份参加大型演出。这些都不幸被言中。6月底,记者在武汉采访了马季,他谈到奇志、大兵分手时,说了6个字:遗憾,但不突然。而记者在武汉采访大兵时,虽然他坚决不谈分手原因,但他也坦言这件事(指分手)可能并非观众所想象的那么突然。   看来,奇志、大兵可能分手已经是圈内一个公开的秘密。   经过几年的苦战,奇志、大兵在湖南相声界坐上了头把交椅,就是在全国而言,在央视春节晚会上风光过一把的他们也称得上小有名气。在事业最辉煌的时候,这对从患难中走过来的师徒怎么会选择了分道扬镳呢?   艺术上的分歧是奇志、大兵分手的一个重要原因。虽然两人磨合了将近10年时间,但随着双方艺术造诣的提高,奇志、大兵在创作等方面不可避免地出现了许多分歧。两人最大的一次摩擦出现在3年前。当时奇志提议写《治感冒》这个段子,但大兵对奇志自我感觉不错的《治感冒》非常不感冒。两人就艺术创作方面的问题发生了争执。一位当时在现场的目击者说,这是这对师徒第一次红脸。按照原计划,晚上奇志、大兵应该到长沙的几家歌厅参加演出,但当晚出现在观众面前的只有奇志一人,他临时和歌厅的主持人合作讲了几个小段子。许多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个小细节,事实上这次本应非常平常的艺术讨论却为两人日后的分手埋下了伏笔。   虽然后来大兵正是凭这《治感冒》在央视大出风头、最后还捧回了最佳捧哏奖,但奇志、大兵在创作上的分歧还是存在,并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分歧甚至越来越大。大兵后来在武汉接受本报记者采访,谈到选择赵卫国做新搭档的理由时说:我们年龄差距不大,相声艺术创作方面的分歧很小。因为这次办公室里的争执,奇志、大兵暂时分手了。这是他们的第一次分手。因为没有被新闻界获悉,因而显得风平浪静。后来由于拍摄《一笑治百病》,奇志主动打电话给大兵邀请他再次合作,两人这才又走到了一起。   在奇志、大兵合作的最后两年里,两人几乎没有共同创作出新的相声作品。用奇志的话说,大兵具备成为一个优秀相声演员的诸多条件:勤奋、幽默。确实,在和奇志搭档的几年里,大兵在艺术上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已经成为湖南家喻户晓的相声演员。电视台开始请大兵担任主持人;报社开始请大兵担任形象代言人;广告商开始追逐大兵拍广告奇志大兵从北京获奖回来后,个别媒体更是派出大批记者赴机场团团围住大兵,将奇志凉在一边。随后的报道中也是直接改成大兵奇志如何如何。这些,都使得奇志、大兵的关系开始悄悄地发生改变。一位熟悉他们的朋友说:奇志收的徒弟每天都得到他的办公室去讨论创作方面的问题,大兵也不例外,但在他们合作的最后一段时间里,一直都是奇志拎着矿泉水去大兵家磨段子。而在平时奇志、大兵演出的歌厅里,奇志主动提出主持人报幕时,由原来的奇志、大兵改成大兵、奇志6月28日,记者在武汉再次采访了马季,他当着奇志的面感叹地说:共患难容易,共富贵难呀。   (二)奇志和大兵至今还是为对方牵肠挂肚。在武汉,说到大兵,奇志多次流泪。大兵托赵卫国带来了他对奇志的问候。   大兵曾对记者说:我和奇志合作的近10年时里,我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可能比他和他老婆在一起的时间还要多。他说这话的时候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明显动了感情。分歧归分歧,分手归分手,但客观地说,奇志、大兵之间是有着深厚感情的。在他们分手之初,两人都不愿意面对这件事。大兵选择了沉默,奇志选择了回避。刚开始的那一个月,我没有一点心思创作。奇志回忆说。他的一位非常好的朋友给记者讲述了这样的事:一天晚上奇志和他从别人家回来,汽车在环线上奔驰,两人谁也不说话。突然奇志将车停在路旁,头伏在方向盘上,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奇志军人出身,在文艺圈摸爬滚打几十年,早已经修炼成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但只要谈起大兵即使在他们分手5个月之后、双方都有了新搭档,他仍然会流眼泪。记者就亲眼看见过两回。他和徐文在武汉演出期间,一天记者去大兵的武汉新家采访,回来后到奇志房间聊天。大兵当时告诉记者,现在在武汉的局面还不能说完全打开了,创业阶段日子过得很紧,得想法拼命挣点钱。记者把这句话告诉了奇志,奇志眼圈当即红了:他是有志向的人,千万不可为钱丧失了自己的目标你如果还有机会碰到大兵,一定要提醒他这个。第二天,徐文告诉记者,奇志当天晚上几乎没睡什么,拉着他聊了一晚上的大兵。   这次在武汉,当地数家媒体联合采访奇志,问到奇志和大兵的问题,徐文给记者们讲了一个故事。来武汉前徐文接到在武汉演出的朋友的电话,说大兵的一个新段子在歌厅演出时,效果不太好,观众起哄了。他当时有些幸灾乐祸地告诉了师傅奇志,奇志非常严肃地说:你不要笑话人家,艺术创作难免有失败的时候,我们也说不定会有被哄下去的时候,大兵是个难得的好演员徐文说,这件小事,让他学到了许多东西。说到这儿时,一旁的奇志突然眼圈又红了,他赶忙躲进了卫生间。   每每说到大兵,50岁的奇志常常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徐文说,奇志从没有在他面前说过大兵的坏话,相反总是说他如何勤奋,要徒弟们向他学习。   事实上大兵也一样,对奇志牵肠挂肚。10多年前,当时还在读中学的大兵就是在公园邂逅了正在练习相声的奇志,从而开始每个周末拎上小录音机跑到奇志的办公室求教,最终走上相声艺术的道路。这段难忘的日子,一直铭刻在大兵的记忆深处。他忘不了自己的启蒙老师,他也忘不了那段青春岁月。6月28日,他躲在湖北某剧院的观众席上看完了奇志、徐文的表演,虽然没有直接和他们见面,但两天之后,他还是通过赵卫国向当年的师傅表示了问候,并对他们的新作品提出了自己的修改意见。   (三)奇志选择徐文作为自己的新搭档,吓得徐文跑到云南冷静了一个月。奇志发誓,两年不挣钱也要把文子培养出来。   在大兵选择赵卫国赴武汉之后,包括北京大腕在内的许多相声演员都向奇志发出邀请,希望能和他合作。大家都知道,奇志的创作功底非常扎实,每年都能出不少好作品,相声这门艺术讲究的就是出作品,否则再大的名气也干不长久。奇志婉言谢绝了这些邀请。他很清楚,和这些大腕演员合作,无论是出场费还是知名度,都会有很大的提高,但干相声这行需要吃苦,如果不能和他一起白天在办公室写段子、晚上去歌厅磨段子,再大的腕他也不愿意合作。   奇志选择了徒弟徐文。这又一次引起了大家的惊讶徐文从来就没说过相声,他行吗?奇志坚定地点了点头:相声没有神童!   奇志太了解徐文了,他曾和徐文的父亲一起共事多年,看着徐文长大,后来他父亲又把小徐送到自己面前学习。这个憨厚的小伙子毕业于艺术学校,浑身都是喜剧细胞,加之在歌厅担任主持工作近10年,有许多的相声素材。更重要的是接人待物很真诚。他的缺点就是懒散,缺乏相声方面的专业知识。如果他真正做到守定和放下,在相声事业上有所收获也并非绝无可能。   徐文此前向奇志求师时一肚子热情,但当奇志真正想收他为搭档,徐文却犹豫了:虽然一直钟情相声艺术,很想跟着师傅奇志好好学习,但奇志大兵已经成为一块金字招牌,自己能顶得上去吗?师傅和前几位搭档合作时都曾在全国拿到不少奖,会不会拖累他?就在这个时候,闻到风声的一些媒体开始四处打探他的消息,这给了徐文更大的压力。   徐文给奇志打电话请假:师傅,我想先去云南冷静一段时间,学不学相声让我好好考虑一下再做决定,您看行吗?徐文后来告诉记者,他当时还有一个顾虑:自己在歌厅做主持好歹也小有名气,每月收入不菲,如果放弃主持去学相声,万一不成功怎么办?一家老小还要照顾呢。奇志理解他的处境,放了他一个月的假。   一个月后,徐文回到长沙,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到奇志家里求学:师傅,我想清楚了,我要学相声!奇志高兴地握住了他的手。其实这段时间他也受到很大的压力,有人甚至断言徐文根本就不是讲相声的料。能带出大兵就不能带出徐文吗?没有谁天生就是讲相声的料,这两年不挣钱也要培养出新的相声人才来!奇志暗暗下了决心。为了不给徐文增加压力,这些他一个字也没告诉他。   用徐文的话说,学相声不是人干的活:晚上必须要和奇志一起到歌厅演出至凌晨,第二天又必须雷打不动地到办公室写段子,习惯了自由散漫生活的他实在是又累又闷。看在眼里的奇志给他讲起了大兵当年的故事:1997年除夕,我和大兵一晚上跑了7个歌厅,最后是天都亮了才回家休息,下午又继续准时到办公室创作。你以为大兵是怎么出名的?是苦出来的!   奇志很喜欢讲这个故事,记者在武汉采访的几天里,经常看到他给徐文讲大兵以前刻苦求学的事例。徐文有时会不无醋意地对记者说:师傅最喜欢的徒弟就是大兵。   其实大兵走后,奇志将更多的心血倾注到了徐文的身上。在武汉出差,记者和徐文同住一间房,每天上午奇志都会轻手轻脚过来看看徐文醒了没有,如果见他睡得正香,便会轻手轻脚走出去,过会再过来看看。到了排练的最后时间了,他才会忍痛将徐文叫起来。   6月28日晚,在武汉曲艺团演出之前,初次在全国相声界亮相的徐文紧张得满头大汗。其实奇志比他更紧张,尽管他和记者们谈笑风生,但老是有点走神。出乎意料的是,那晚他们获得了头彩,出尽了风头。一身湿透了的奇志低调地对记者说:这不能说明什么,以前我和大兵合作时每次观众的掌声都有这么热烈,这次更多的可能是大家对新人徐文的鼓励。   当晚演出结束后,大家来到武汉著名的吉庆街宵夜。从不喝酒的奇志破例举起了酒杯。吉庆街有许多民间艺人到客人的饭桌前拨琴亮嗓。奇志说:文子,你也唱一个!此时天空下起了小雨,喝得有几分醉意的徐文当即举着一个空啤酒瓶当话筒忘情地唱了起来,奇志也拍着手掌在雨中有些忘形地跳起舞来。这是记者第一次看见奇志失态。   武汉之行回来的路上,奇志再三提醒徐文:武汉的演出虽然比较成功,但回去后我们就要忘了它,一切从头开始!徐文认真地点了点头。奇志转过头来又对记者说:我们不能和大兵、赵卫国比,他们是强强联合,徐文到现在也还只能说是相声的门外汉。别看大兵、赵卫国现在没有很成熟的新本子,但以他们的艺术造诣很可能创作出优秀的作品、在年底上春节晚会。我和大兵分手也许更有利于各自的进步,我希望两对搭档在竞争中各自得到更大的发展,给观众带来更多好看的节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