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头条,两年做到上市,做对了什么?

趣头条,两年做到上市,做对了什么?

趣头条,两年做到上市,做对了什么?

一旦趣头条停止“花钱买用户”,还能存活吗?

我的朋友圈既有媒体人,也有产品、运营、创业者等 Maker,他们往往有着不同视角。

媒体人关注商业的正外部性,很难喜欢“假货”拼多多、“低俗”趣头条。批判本就是职业责任,“花钱买用户”更加深了对这家公司的蔑视。

Maker 的工作则是动手创造,对新事物的本能反应不是排斥而是理解,然后最大化地挖掘它的价值。

我欣赏媒体的批判精神,但作为 Maker,我更关心“低俗”之外的事。趣头条仅用两年时间便从 0 到 6200 万 MAU 再到上市,快速成为巨头们不可忽略的力量,它到底做对了什么?

如果你有 Maker 视角,大概不会回答文章最开始的问题,而是反问:为什么要停止补贴?因为提问者的潜在态度是排斥,默认补贴并非好事且不可持续。

对大多数人而言,即使有耐心去几百页英文招股书里找答案,“发钱、圈用户、上市”才是一个易理解的模式,人们更善于寻找证据强化已有认知,而不是相反。

比如,趣头条“利润表”显示:虽然用户快速增长,但亏损也在同比扩大。那么对这种内容聚合器而言,“花钱买用户”就是一种虚假繁荣。

趣头条,两年做到上市,做对了什么?

但事实上,这种分析是一种错误,不仅刻意忽略了现金流,而且内容聚合器只是谭思亮(趣头条创始人)的工具不是目的,一切要回到这笔生意的起点。

谭出身于在线广告行业,那里不乏聪明人,但 2016 年的他大概是里面最有想法和执行力的。

同行都在搭建 DSP 平台(在线广告投放系统),从百度、搜狗等大公司买流量,再转手卖给广告主。他则换了一种玩法:直接从个人手里买流量。

如果把趣头条视作广告平台,那么花钱买的就不是用户是流量,成本很低的流量。结合“利润表”和“现金流量表”来看,这是一笔不错的生意。

在 2018 年动作变形前,趣头条给用户的补贴只有一部分会被提取,未支出的补贴虽被记做成本导致“利润表”账面亏损,但经营活动一直在提供正现金流。这意味着,这笔生意可以自行造血。

趣头条,两年做到上市,做对了什么?

对比 DSP 平台风向标——美股公司 The Trade Desk。2017 年在该平台发生的广告总支出是 15.56 亿美元,记账收入是 3.08 亿美元 。2016 年,趣头条广告收入 5788 万元,用户提取补贴 1390 万元。

换言之,DSP 平台的“老大”收了 100 元广告费,80 元用于流量,自己只能留 20 元。趣头条这家新广告公司则只用 20 元买流量,自留 80 元。

与其他 DSP 平台相比,趣头条多了一个工具——内容聚合器。这个工具不仅可以提高用户在线时间,进而提高广告销售,而且成本很低。2016 年趣头条的内容采购成本基本为零,研发成本只有 260 余万。

这难道还不算一笔好生意吗?

可惜的是,低价流量没有持续太久。2016 年趣头条从个人那儿买流量是 20 元,2017 年竞争激烈变成 50 元,2018 年上半年冲击上市、动作变形飙升至 80 元。

恰在此时,趣头条却凭借内容聚合器阴差阳错地成为巨头角力砝码。在过去的一年里,腾讯遭遇今日头条的强力挑战,前者在移动端丢掉的份额差不多恰好是后者的增长比例。

趣头条,两年做到上市,做对了什么?

由此,腾讯入股,趣头条的故事开始向内容聚合器发展。

当我看趣头条的财报,第一感觉是这个团队缺乏一个会讲故事的人。

讲故事不是画大饼,而是一种稀缺的经营能力。好的经营者往往可以清晰阐述公司的愿景与优势,并令人信服。

在趣头条的故事里,它至少搞糟了三件事:

1.没有直面质疑

只强调“中国 No.2 内容聚合器”,其实意义不大。

一是因为和今日头条体量相差太多,并没达到安全线,而且增速在放缓。美股分析师不免对趣头条“花钱买用户”的有效性产生质疑。

趣头条,两年做到上市,做对了什么?

二是因为新增 MAU 的成本从之前的 15 元飙升到 110 元,即使是 No.2,也不足以回答市场对回报周期长的担忧。

趣头条想突击上市度过冬天,动作变形可以理解,但一定要把发展方向和真正优势说清楚,才能消解质疑。

2.方向模糊

在简而精的路演 PPT 里,趣头条特意拿出一页强调与澎湃新闻的战略合作。

澎湃是一家好媒体,但就内容聚合器而言,“趣头条 + 澎湃”的组合既不足以解决内容质量问题,也没有想象空间。

做媒体,很容易陷入渠道为王还是内容为王的争论,这种对立发展到高潮就会变成渠道 + 内容。

在 Web 1.0 时代,AOL 和时代华纳于 1999 年高调合并,北京媒体于 2000 年合办千龙新闻网。最后人们才知道,用户想要的不是渠道 + 内容,而是新的信息模式,比如自由搜索,比如接受信息推送。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更便宜的带宽,更大的手机内存,让快手和抖音证明了短视频的市场需求。

趣头条既已看到并开始做,就不该还在原地踌躇不前,再花篇幅讲什么付费内容、媒体合作。虽大而全,却大而无当。

3.没有讲透优势

如果说腾讯入股是为了抵抗今日头条,那么京东呢?

在《美团是一个比特机器》里,我曾写过互联网是一个逐渐深化的过程。

理解互联网,先要理解它的基础 TCP/IP 协议。70 年代的科学家设计这套协议,就是为计算机间的交流提供通用“语言”,让世界各地的计算机链接在一起,实现“文本”传输。

互联网的核心就是“文本”对话。比特(Bit)是这种“文本”的最小单位。不论哪个行业,都将从原子转化为比特,但转化的先后次序与难易程度是不一样的。

虽然移动互联网的网民增速在放缓,但最后一批加入者的使用程度却在加深。

趣头条,两年做到上市,做对了什么?

趣头条的核心资源正在于此。

前不久,亚马逊市值突破万亿美元,沃尔玛却不到 3000 亿。仅论零售业务,沃尔玛卖得并不比亚马逊贵。亚马逊的优势不在于低价、便捷,而在于 Lead generation(潜在客户开发/引导销售)。你不见得每天路过超市,但只要上网,就会先碰到亚马逊埋藏的销售线索。

趣头条找到了一批互联网使用程度正在深化的用户,他们对价格敏感、分享意愿高,75% 的用户来自已注册用户的推荐,天然具有社交属性。

除了拼多多,任何电商只要不想放弃三线及三线以下城市的市场,就不能轻易忽略趣头条这个流量入口。

来源 / 格竹集(ID:Mind7Hand)

时间:2018-10-12 20:01:07
关注公众号 (随机红包)
关于我们

网址:www.7zhang.com

Q群:440161585

7zhang  备案号:粤ICP备11092429号

本站部分内容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立即删除